《荷塘月色》里的删节

记不清是初中还是高中的哪一年级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是被收录在语文课本里的。好像课后要求全文背诵。晨读课上,普通话自我感觉良好的我,对此文肯定读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直到现在,十几年甚或二十几年之后的今天,我还能信口背上几段。

几个月前我从芝加哥公共图书馆借了一本《朱自清全集》,重读《荷塘月色》,感觉他写得真好。其实好书与好文章是值得多读的,特别是隔了一段时间。那时,人的阅历、经验都更丰富,心境也大不相同,旧书重读,好像故地重游,时过境迁,很多时候会有不同的体会与感想。

我以前就知道《荷塘月色》是删节过的。原装正版好像有少儿不宜的味道。最近读的看来是正版,不是打口碟。

在描述荷花的一段里,以下是原版节录:
“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
“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在课文里被删掉。

在描述采莲的一段里,被删除的又多一些,一下是被删除的部分:
“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歌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还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鷁首徐回,兼传羽杯;欋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可见当时嬉游的光景了。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

现在想来,我对删节的看法很矛盾:一方面,如照搬原文,那些文字对于处于成长期、荷尔蒙过剩的少年来说,确有不必要的刺激作用。另一方面,对原文删节,好像情理不通,有悖于作者的初衷。如作者还健在,还会有法律上的版权问题。

所以我想最好的办法是不删节,但也不要把该文放在课本里。相反,应把它列在推荐栏目里,让有兴趣的学生自己来读,自己来做判断。现在的课本和以前肯定大不相同,不知《荷塘月色》还在不在。

其实,比起中外教科书对于社会科学、历史、宗教、以及哲学等科目的处理,《荷塘月色》的删节只能算是小菜一碟,小巫见大巫。我们的历史和社会科学课本的问题,日本对一些历史教科书的篡改,美国的一些人强加造物论于别人之上的企图,阿拉伯及以色列对自己孩子的灌输,等等等等,都是很好的例子。要对这做研究,一篇短文是远远不够的。

已上一段,倒不是给任何人开脱。教科书的选编,和做任何其他事一样,公平、理性、客观、责任感、和对他人的关心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4 thoughts on “《荷塘月色》里的删节”

  1. 这个问题,我记得三年前已经有人在《中学语文教学通讯》还是什么的杂志上说过咯!

  2. 谢谢你, likk。

    《荷塘月色》还在中学课本里吗?

  3. 还在的,我看到学生的课本里有。高一课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