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盐湖城

工作上的原因:认识人,开会,制定计划等,我一月初在盐湖城呆了几天。在回来的飞机上手写了点儿记录,一直没时间输入电脑。现在儿子在冰球训练,看我能不能在这段时间里把它输进去。更新:这篇文章就两气儿输完的,第一次是2月14日晚儿子练冰球时,第二次是今天,3月24日晚。

——

星期天早来了几个小时。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来盐湖城,所以下午到市中心有名的“庙场”(Temple Square)去蹓了一圈儿。

庙场是摩门教的大本营所在。我坐上盐湖城数年前为办冬奥建的有轨电车,在体育馆站上车,坐了15分钟左右就到了。这个体育馆应当属于犹他大学吧,是冬奥时代主会场。那届冬奥据说还盈利了,不知这个盈利的说法有没有考虑到美国组委会用来贿赂和收买的花销。

在庙场站下车,穿过街道,稍走几步,就到了庙场西门。西门内有工作人员在一个小房间里散发游览图、说明书之类的东西。这一大块地盘都属摩门教会,所有工作人员应当都是信徒。我拿了张地图,看了看,就先漫无目的地往里走。

庙场本身不大,大概不到3000平方米吧。几步路后,我发现自己在南游客中心了。这时两个女的过来搭讪,胸前别着方形的徽章,像个大校徽。这徽章上有这个“姐妹”的姓,和标志该人国籍的国徽。这两个mm,一个来自亚利桑那,另一个来自墨西哥。她们问我从哪里来,需要什么帮助。我应酬并表示感谢,说只想来转转。我看到那个来自亚利桑那的女士有点两眼发直,眼光呆滞。她们放过我,我们前后脚地步入了南游客中心。

只见厅内的墙上贴有摩门教的所谓重视家庭的全家和睦的宣传画,和耶稣同志及其他摩门教先知和先行者的语录和最高指示,并放录像。另外,还有这个庙的模型,因为庙虽然就在旁边,但对不信者和级别低的信徒是不开放的。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想了解庙的内部结构,只能看模型。

这时一个带着几个孩子的女人看到我一个人逛,就问我有没有兴趣要个导游领着和讲解,并且这种服务是免费的。我说那好啊。她把我领到前台,那儿有两位姑娘,分别带着加拿大和巴基斯坦的国徽。她们问我从哪里来,要中文还是英文解说。我说中英均可,中文更好。“加拿大”拿起电话,叫来了另外两名姑娘,一个自称来自加州,另一个是台湾同胞,来自台中。我问她会不会说闽南话,她说会听,但说得不太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的爷爷和外公辈分别来自河南和广东吧。

台胞姓方或范,一开始用英文给我讲解,我用中文回应。一来二去,她知道我主要想讲中文,这样我们就开始了主要是中文的交流,加州妹跟着我们走。

台胞问我的信仰。我知道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做思想工作的老手,遂开门见山地说我曾经信过一阵子基督教,读过新旧约,略知一二,现在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我的原则是不以人的有无信仰或何种信仰来判断一个人,我希望我做得到。暗示的意思就是说你就死了拉我入伙的心吧。

她试了好几次,要我给她们填联系卡片,被我拒绝。她和加州妹领着我参观了三所建筑,其中包含那个合唱厅,也怪有意思的。最后我们来到了北游客中心,按照旋转楼梯来到了一个耶稣的雕像前。节目的最后是放录音来给游客以召唤,还可以选用外语的召唤。我点了中文的,恕我直言,听得有点荒唐滑稽。

我了解到在摩门教的庙里是没有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雕塑的。并且在任何时期,他们都会有12个使徒即apostle。现任的一个使徒好像还是德国老头。我没问一夫多妻的问题,我想她们对此早有应对,但问一问可能也不错。摩门大使徒兼先驱Bringham Young有55个老婆,他住的地方叫狮子屋,Lion House;他的另外一个住所叫蜂窝,Beehive House,挺逗的。狮屋和蜂窝我都没去。

说起这个Bringham名字,我是最近两三年才搞明白这个词的发音:h不发音!我以前不知道,读到类似的词儿,都发出“喝喝”的声音,像什么Graham,Durham等等。哈哈,这下臭大了,各位见笑。我猜下,这个以ham和gham结尾的词儿是不是来自据说和山/陕西人同样爱吃羊肉的苏格兰?

加州妹和台胞对我稍有失望,我们道别后我一个人下来。我以前读到并且从她们的口中确认到摩门教徒可能要用18个月来做传教。这些姑娘的导游工作应当可以算进这18个月里。想来这应当是很吃香的差使,大家应当会挤破头地来争取吧。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庙场工作的人员几乎是清一色的大闺女,大都留长发,不大有刘海,额头上的头发都向后梳起来,有点蓬松和古典,并且穿长裙的居多。给游客做导游的,全部成双结对,两人一个队伍,互相监督和支持,很讲礼貌。

来到楼下后,又看到两位年轻的mm工作人员,分别带着西班牙和美国国徽。那个可爱的美国同胞听说我来自中国,半开玩笑半皱眉地耸耸肩说“Really,from the PRC?”,酸吧啦叽地,好像有点怜悯、憎恶、无奈、好奇等说不出名堂的滋味来。我笑笑说,对呀,我是来自PRC的一条好汉,但我现在和你一样,也是美国人。她笑了。接下来宾主在亲近友好的气氛中会谈,讨论了附近的饭馆儿情况,她们给了我一些建议后我们告别。

越过一条马路,就到了摩门教会议中心。这个建筑很大,可以同时容纳21000人开会,并且三层的大会厅里没有一根柱子,每个座位都可以直视中央舞台。摩门教看来对国际扩张很有兴趣,开大会时有各国语言的同声翻译。

星期一晚上和同事去了个叫“Ruth’s diner”的一个小饭馆,所谓“hole in the wall”的规模。我点了个Pork Tenderloin,猪肉里脊,很好吃。星期二和同事一起去了叫Bombay House的印度餐馆,我点了“加辣”(extra hot)的Aloo gobi,一道黄黄的菜花和地蛋做成的菜,和一个烧饼(Naan bread),都不孬吃。我要了一瓶泰姬陵牌印度啤酒,味道一般。那天比较忙,没空解大手,弄得有点腹胀,也就没喝完。星期三吃了个墨西哥的Burrito,就是个单饼卷肉之类的东西,这个口味不咋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