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0 随便写写

基本上临睡前天天读书,靠在床头上,读小说和历史,中英文交替。老婆要睡,我就关灯,有时给她讲一下我读中国史的感想和体会。实际上她不一定听得懂也不一定感兴趣,但她总是礼貌地听下去。嗯,我要读一些瑞典史。

去年读完了林海音的《城南旧事》,我很喜欢,很为里面的真实、纯真、善良、悲伤和爱所感动。后来在网上搜林海音,读到了她在台湾办文学社,真诚地关心、鼓励和提携同辈和后辈的创作者,就很佩服。好吧,你可以说我唱高调搞说教,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我们少一些浮躁和虚伪,少一些势利和自私,少一些谣言和冷嘲热讽,少一些自卑和钱权的讨论,多一些踏实和真诚,多一些礼貌和微笑,给自己、别人和陌生人留下体谅、时间和空间,可以吗?

然后读了三联书店的《七十年代》,很不错。经推荐,读了吴法宪的《岁月艰难──吴法宪回忆录》,也很喜欢。刚读完John Leighton Stuart/司徒雷登的Fifty Years in China,欣赏他的人格和善良,但不同意他的观点和结论,也更增加了我对马歇尔和史迪威的尊重。靠,都晚上11点多了,打住,该上床歇觉了,以后再写吧。各位晚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