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举奥可高特你特奥

又是一个耶诞节,然后2011就来了。我在这里说过,我对这个高于佛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字翻译不敢苟同,所以在这儿按宝岛台湾的叫法称之为“耶诞”。

在大学时凑热闹地过耶诞节。但对我本人来说,直到1998年第一次去瑞典时才体会到这个节日对西方人的重要性。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遇见我的岳母。她在我儿子出生几个月后因癌症去世。耶诞节之与大部分西方人,正如春节之与大部分中国人。

耶诞节,和春节一样,会有很多好吃的。很多人喜欢精装的各种风味的放在盒子里的小块巧克力。在瑞典,耶诞节的食品有腌鱼(pickled herring),火腿,烟森的诱惑(Jansson’s temptation,翻译成“烟熏”有时更贴切一点。这是砂锅类(casserole)食品,地蛋、洋葱、小鱼、奶酪等混在一起后在炉子里烤出来的东西),红的园白菜,肉球,甜菜(beet root),香肠(sausage),面包,稠的含不少牛奶的白米粥(rice porridge)。这白米粥会和泡沫奶油(whipped cream)还有糖等混在一起当饭后的甜点吃。我在孩娘的外婆家里还吃到过马肉。

Christmas dinner 2010

看岳父做火腿比较有意思。他把一大块肉拿来先煮,锅里放那种叫leek的大葱,洋葱,少许蒜。煮完了,他竟然把那leek,洋葱,和蒜扔掉,让我暗暗心疼,因为那于我是好吃的东西。后来我跟孩娘调侃说这个,她听了后哈哈地笑。

在耶诞节期间,所有的瑞典同胞会喝一种叫“有了某司特”(julmust)的软饮料。这玩意只在耶诞节前出售,我喜欢。若干年前在瑞典,我喝上瘾了。由于签证问题困在瑞典,我和岳父一起生活了两个星期,稍微有点尴尬并且幽默。他问我想喝什么,我说那个julmust不错。他告我节后很难找并且我们也真没找到。

瑞典人庆祝耶诞节也会看很多电视里的歌曲等晚会表演节目。至少在我看到的晚会节目里,瑞典电视台的摄影师也喜欢用我记忆中的国内晚会节目的“慢慢消失”技术。这个我定义的“慢慢消失”指两个或更多的摄像机的拍摄影像切换时,先前的那个影像会“慢慢消失”,所以新的影像和旧的影像会有所重叠。八十年代中后期,我家买了个十四寸的黑白电视,应当是山东台放完《霍元甲》、《聪明的一休》等之后我该上初中的时候吧。手调节那种伸缩型的和圆形VHF和UHF天线时,掌握角度、离墙的远近、人所处的位置等,比较有意思。那象征着中国和其它国家一样进入万恶的屏幕时代的开始。一开始几次看到这个“慢慢消失”现象时,特别是晚会的光影交错,光线构成了闪耀晃动的十字,我不禁眼前一亮,暗暗称奇!

瑞典人在十二月二十四号庆祝这个节日,不是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左右,全国人民在洋溢着浓郁的节日气氛中一起欣赏一个小时的唐老鸭电视。四点了,tomten,瑞典版(家人装扮的)耶诞老人敲门给小孩送礼物。瑞典,和美国等其它西方国家一样,耶诞节的礼物对孩子的成长和打击有着深刻的影响。

Christmas tree 2010

很多年没在瑞典过耶诞了。但为了保持和传扬给孩子瑞典的文化,我们每年都会做瑞典式的耶诞菜。并且都会参加瑞典裔美国人在芝加哥的博物馆的耶诞节晚宴。老婆在网上看瑞典电视,听瑞典广播,聊慰思乡之情,很不错。

还有很多的St. Lucia和Star boy之类的瑞典传统活动,姜味饼干,格拉格甜酒(Glögg 温热,含葡萄干儿、坚果和一些调料)。不多写了。读者朋友,如你也过节,祝你耶诞和新年愉快。God Jul och Gott Nytt Å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