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2 on the way home

早上六点五十分左右,在云端之上,东方有曙光和朝霞,西方有一轮大大的圆月。并且刚飞进在云层的断裂带之间,看着下面的雾和一些灯火,听着汪峰的《勇敢的心》和《觉醒》,有点奇妙,不错。

前天晚上来到北小石城后,和客户还有他的太太一起去Pig ‘n Chik’s BBQ吃了晚餐。这个饭店是老店了,凝聚了本地的文化和历史。客户太太的南方阿肯色口音很重,但我听得懂。那位看起来五六十岁的女招待的话我没太听懂。女招待和我的共同处是我们都有里门齿儿,但她的好像比我的严重些。我小时候因为这个轻度里门齿儿现象,从初中到高中这一段时间,很自卑,不敢开口笑。我父亲曾模仿嘲弄我的捂嘴笑的做法,让我很受伤害。但有的时候时间会让人走过不同的坎儿。

那位女招待的T恤衫上印着美国内战时南方的旗帜,并印有Southern Pride。整体上讲,我本人对这个旗帜很反感,我不太相信大部分白人对此的借口:这是我们的历史、文化和生活方式等。我以为这玩意更多地代表了仇恨、悲情、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主义。要克服这种东西,你要活出你的自信、幸福和尊严,并且去交流来消除人与人之间的偏见。人这个东西,复杂啊。

我说,这个Pig ‘n Chik是不是有点儿双关。这个饭店的主食是猪肉和鸡肉。但在英语俚语里小鸡(chick)指女人,和中文俚语里鸡可以指妓女(加上巴就变成男性生殖器的俗称)大不相同。同时也有Men are pigs这种说法,所以这个猪和鸡也可指男人和女人。客户和太太都笑了,ta们告诉我ta们没这么想过,但却说得通,不无道理。

我点了pulled pork和baked beans。Pulled pork可以被粗略地译作烂炖猪肉,小火把猪肉炖软烂了。他们用得什么调料,我就不得而知了。至于baked beans,我不知怎么翻译。总之非常好吃。一般来讲,从我个人的体会,吃豆子后容易产生臭屁,要小心。屁不臭的话,掰下腚帮子,或者坐在椅子上时让重心只落在一个腚帮子上,“刺溜”一下放个哑屁后会很爽,是生活中的一大乐趣之一。太臭的话,连哑屁也不好意思放了。那就基本上要到茅房或马桶里栽个屎橛子,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但屙完屎后人容易饿。

扯远了。哦,我还点了fried okra。这个无所谓。okra我小时候没吃过,我们那儿不种这个。

昨天中午和客户去了Whole Hog Cafe,又是一个好吃的地方。我要了个ribs,baked beans,potato salad。他们的地蛋好吃。我决定晚饭再去那儿,虽然要走一段路,因为我没有车,这个旅馆也不提供接送服务。这路单程2.1英里,3.38公里的样子。

小石城附近这几天很热,三十度都有。所以傍晚时分我从旅馆沿着公路走到了“整猪小店”,在路边的草地上我看到了很多蚱蜢(我们家乡话叫蚂zhen)。这些蚂zhen和我老家的蚂zhen差不多,我知道鸡最喜欢吃这样的小虫了。说不定这是阿肯色盛产鸡的原因。还看到了一些小沟渠里的小鱼儿。阿肯色看起来挺美的,很适合户外运动,客户家的后院就有鹿出没。晚饭我点了beef brisket,长薄的牛肉片儿,我估计是烟熏的,还是好吃。

现在已经到家了。在飞机上,想起了小时候俺庄大喇叭放的柳琴戏《喝面叶》:咱回家吧,回家吧,俺老婆在家还等着我喃啊哈呓!还是家里好。算了,不写了,也不改了,大家将就着看。天不早了,快该零晚饭了。想听那个正宗的《喝面叶》可以到这里。我觉得下面这个视频也挺不错的,场景和口音基本符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