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刷墙壁

快搬家了。在老婆的英明领导下,我出了些憨力、笨力给墙刷漆。周末弄了两天,还远远没有搞定。好在我下周到伦敦出差,儿子的春假结束,孩娘有了时间,就可以多忙活一下,嘿嘿。

刷漆前,给地板铺上帆布。这帆布是从附近的五金商店买到,中国制造。其中的一张上用蓝原子油笔(家乡话,圆珠笔)写着”月霞28“,很清秀。这手写的汉字,在美国,不懂中文的就看不明白,我看了,感觉很亲切,因为我知道,这汉字的背后,是一个鲜活的人。给孩娘解释,孩娘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南边的邻居不错,看我们粉刷辛苦,给我们烤了个蛋糕放在门前,虽然我们还互不认识。和我们以前的晚上大声放音乐、吵吵嚷嚷的邻居比,这是个好兆头。

今天下班后和儿子骑洋车子,很爽(恣儿),在树林里见了四头鹿。它们不大怕人,和我们也就六七米的距离,吐吐噜噜,屙出一溜鹿屎蛋子,和羊屎蛋子有点像,怪有意思的。动物里面,以我目前的经验,驴(莫言小说里的叫驴。我们那边儿也说叫驴,“叫”读第二声)屎蛋子最有卖像,大如鸡蛋且有光泽。所以我们家乡话里有“驴屎蛋子一面光”之说,通常指忽悠人的一些烂东西。我小时候农闲时,庄里的人会肩上挎个粪头,在村子里走走拾粪,给农田积攒肥料,按说拾到驴屎蛋子应当是比较有成就感的。在我的记忆里,我有很深的我爷爷穿着棉袄棉裤,挎着粪头,带着粪扒子拾粪的印象。

注:用了些土话,是因为怕忘。我回老家,感觉好像那些老话、土话在渐渐消失。上面的”爽“字,我老家人不大用,是我到厦大后学的,但也是过了好几年才会用,但我现在喜欢这个字。家乡话里可能会用”恣“,但现在“爽”的接受度、区域度可能要比“恣”大一些。

6 thoughts on “粉刷墙壁”

  1. Haidong,

    I am trying to touch base with you but can’t find your contact info. I have a very good job opportunity and would like to know if you’re interested. I dropped a line to your gmail but not sure if it is your current email. Please contact me asap. Thanks.

    Cindy

  2. Thanks Cindy.

    Yes, the gmail account is my active email account.

  3. 哈哈,哥们儿,你这么一说,勾起了我的记忆。很有意思。但在网上搜了下,竟然搜不到。这个顺口溜,少儿不宜呀,犹豫了下,还是不写了吧。

  4. 老哥,正在学SQL,有朋友推荐我看您的博客。您真的太牛了,完全符合MITBBS里WINNER的样子,膜拜一下。

  5. 谢谢你Josh。互相学习,共同提高吧。

    不太常去MITBBS,也就不太了解啥WINNER,求解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