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一天 — 20090605

上个星期五交的签证申请,今天到中国领事馆去取护照。

签证处有了取票机。服务窗口上方的显示器的和扬声器会报号,人们按票上的号码数目接受服务,不用排队。我是11年前在瑞典第一次见到这种机器。感觉瑞典的大部分需要排队的地方都有这种机器。我很欣赏这种安排,因为我觉得它简便并且有效。

取证时就不要用取票机,因为那个窗口人少,并且速度快:校对收据号,交钱,拿证,走人。当然我走之前会看一下证件,以防万一。

我去的早一些,九点前到了,取证的窗口还没打开。我就在那儿排队。这是个总共三个人的队伍,我在最后。在这个小队列的一侧是几排椅子,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坐在那里。我们目光相遇,我向他微笑点头致意,他点头回应。他也是来取证件的。

快到九点,他起身,拉起了队列的围线就往我前面钻,并说“可不可以”。这时整个队伍不算他是四个人。我说:“不可以”。他放下了围线,说:“好,你先来!”,露出了稍微丢面子后的尴尬局促的笑容,给我和他本人下台阶,排在那时加上他总共只有五人的队伍后面。

其实我根本不想拒(侷,二声)他的面子。他如果之前跟我说要我帮他占位置,我当然乐意帮忙,并会向后来的人解释。这和在公共交通上给老人让座不同,我会给老人让座的,当然不会以怜悯施舍的方式。

我们七月回国。这次会到上海,厦门,和武夷山等地旅行。

—–

现在那种大镜片无镜框的茶色太阳镜在新潮的女士中很流行,走在街上,我见到很多。不少人的耳道里塞着白色的iPod耳机,随着生活的协奏曲,倘佯在虚拟的自我中心世界里,做着当明星、才子佳人、升官发财、麻雀变凤凰的白日梦

—–

下班了,我把两本厚书放进背包里带回去,因为我一个星期后就会离开这个客户。我现在对MySQL很感兴趣,可它不如Sql Server来钱,并且机会也不多。现在找称心的项目不容易,但我是唯一的收入来源,不想干也得干。老婆找工作都一年半多了,还是找不到。住了九年的两室一厅的公寓去年奥运开幕日上市,降了两次价,自己粉刷了墙壁,更新了厨房,可到目前还是卖不出去。有那么多的琐事,那么多的电话,那么多的电邮等待回复处理,所以我郁闷有一段时间了。有时我怀疑我是不是被不理想的经济形势和可能早来的中年危机这双钩拳击中。怎样才能旱地拔葱,跳出这个谜团呢?我现在很想找到潘虹的《人到中年》来看看。

背着背包,走到火车站上车回家。在街道上看到了好斗的反堕胎虔诚基督徒的宣传车,上写“Tiller是凶杀犯”、“忏悔”、“我们都会接受审判”、“上天堂还是下地狱”等,并配有血淋淋的胚胎照片,在下班的高峰期招摇过市。Tiller是一家堕胎诊所的医生,上周日在教堂礼拜时被近距离枪击致死。他的诊所在堪萨斯州。堪萨斯州教育部门前几年比较出名:经投票表决,该州决定在公立学校里加入造物论,怀疑进化论的教程,美其名曰为智能设计。好像这个决定现在被推翻了。

在火车上找到座位坐下。看到一个小伙子把背包放在两个人的座位上占位子。一个听iPod的女士走过来,示意年轻人把背包拿走。小伙子从命。一个猎头女士哇啦哇啦地谈生意。

下车了,占座的小伙子也下车,走在我后面。他跟上几步,对我说:“Just so you know, your backpack is open”。我一看,可不是吗,因为书比较沉,把拉链坠开了,赶紧用我那流利地道的洋泾滨英语说:“噢,三克油喂了猫吃!”

—–

晚饭,煮玉米,大红甜椒,面包,奶酪,甜茶,和一些樱桃。我煮了几个鸡腿给自己和儿子吃,煮时用的料是大蒜,姜片,洋葱,八角,和一点盐。别说,味道还不错。

老婆今天给儿子买了本书,他读得很上瘾。我很高兴,因为我希望儿子喜欢阅读。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自己读书的,好像三、四年级就囫囵吞枣地把《西游记》和《三国演义》读完了。我的童年和我儿子的童年迥然不同。我根本没玩过电子游戏。我在村子里玩,读我爸订的《少年文艺》,《儿童时代》,《少年科学》,《中国少年报》等。我喜欢读《中国少年报》的小虎子连环画和知心姐姐信箱,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节目: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这最后一个嘀音是长音。还有“我叫小叮当,工作特别忙,小朋友来信我全管,我为小喇叭,开信箱!”。那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里的曹灿叔叔和孙敬修爷爷的故事也很好听。儿子长大后,他的童年记忆又会是什么呢?

2 thoughts on “生命中的一天 — 20090605”

  1. 童年的记忆挺清楚的啊,还都能记得起名字,呵呵。
    自己接项目做跟在固定的公司上班感觉有啥不同啊?

  2. 哈,老弟你好。

    童年的事,有的清晰,有的模糊。有的情感总是在大脑的角落里,只要有外部的机缘巧合因素碰撞,在适当的时间,就会释放出来。

    >>自己接项目做跟在固定的公司上班感觉有啥不同啊?

    这是个大问题,简要说说,有的只适用于美国。

    1 自己做要自己买各种保险,主要是医疗保险。公司里的员工一起买保险的价格会比自己买保险低。当然在加拿大、北欧、西欧的国家里因为有全民保险,情况会不一样。中国的医疗制度在改革,所以我不太清楚。

    2 除保险之外,有些公司会提供其它福利:培训,自学学费减免,一些俱乐部会员费,和一些大公司特有的机会。

    3 自己做,会接触到不同的公司,不同的企业,不同的人物,可以多长见识。

    4 自己做,角度不一样,心态就不同。可以脱开办公室政治,不参与其中的勾心斗角和小家子气,对提升、当官、年终评审等会有不同的看法。这样即使回到全职的岗位,有这段经历后,对于这些会有新的看法和策略。

    还有不少。怎么说呢,一个朋友曾这样对我说,being independent gives you a false sense of independence, being a full time employee gives you a false sense of security, it all depends which direction you want to delude yourself。有道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