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竞选随记

8月初入美籍后,就有了选举权。之后到库克县政府给自己办了选民登记,参加了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总统的票我投给了奥巴马,国会两院的票我给了民主党和绿党党员,库克县的一些职位我给了民主党、绿党、和共和党。和大多数选民一样,我对选票上的大部分竞选者一无所知,像一些法官之类,并且这些人很少有竞选对手,就一个人参选,你投不投他都会被选上。

说来好玩儿,今年五月左右我差点到奥巴马的竞选总部去做一个MySQL的项目。我当时客户的信息部门老总在里面有内线,努力一下可能有戏。但我那时和另一个潜在客户有一个口头上的约定,就没有去争取。

8月份麦肯挑佩林做竞选搭档,一开始竟有民调反弹。这个狐狸精,挤眉弄眼地搞一些暗示,说风凉话,煽动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的狂热,给无知的、肤浅的、骨子里有莫名优越感的悲情人士推波助澜,稍微有点“流氓会武术,挡也挡不住”的架势。朕有点坐不住了,该出手时就出手,亲自出马,助小奥一臂之力。

因我已是公民,所以就已个人的名义捐了点小钱,之后为竞选做义工。申请做义工挺有意思:竞选总部要三个人的电话、电邮来核实我的信息。照办后,还参加了一个网上培训。因为我申请的是数据库方面的义工,所以培训是针对网上选民数据库的查询。不知数据从何而来,但很详细,虽然会有误差:大部分选民的姓名、地址、生日、性别、政党倾向、过去的投票历史,等等等等。

后来他们要求数据库的义工做全职,又不给钱,所以这事儿没办成。但被征召为小卒,到邻州搞人海战术,做地毯式轰炸,canvassing。就这样我去了威斯康星。就是密尔沃基分部的人,从选民数据库里根据事先定好的标准,查出一些人的地址。我们拿着这些地址去敲门,希望他们能投奥巴马一票。我和两位女士,从我社区的民主党党支部出发,开车去了密尔沃基。我们去了郊区的一个大部分是白人的社区敲门。如果主人在家的话,以我的经验,大部分的对话都很简短。实际上这种推销有点尴尬,和传教类似。所以后来奥巴马竞选总部邀请我轰炸印第安纳,我拒绝了,虽然我很想让这个保守的中西部州在总统竞选上倒向奥巴马。

纽约地铁站。这个站名上有中文“华埠”,因在中国城
New York City subway

后来离选举日越近,奥阵营的信心也越足。我,和其他很多人一样,收到了竞选夜到格兰特公园参加集会的邀请,当然要交钱买票。我没去。直到现在我还常收到奥阵营的电邮要钱,搞得我有点烦。

奥巴马的当选,确实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可喜可贺。其实感觉民主和法制社会的建立,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即使有了这个框架,要维护真正意义上的、或者说接近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不让政府部门被说客和特殊利益集团利用道德、宗教、商业等极端恐怖手段所操纵,都需要人们长久的、持之以恒的努力。美国、台湾、泰国等过去几年的经历就是很好的反面教材。个人以为发展中国家的民主法制建设,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当然要学习、汲取他国的经验和教训,但可以肯定的是,照抄任何国家的模式都不行。在这个过程里面,对政府既要合作,也要维权;既要抗争,也要妥协;既要谨慎,也要大胆。光靠写煽动性的文字不行,多为大部分农民和城镇民众的利益做实事才是正本。民主法制的道路,是自己的路;在权衡利弊考虑方式之后,要脚踏实地得自己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