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夏故国行流水帐之六 — 一壶浊酒喜相逢

我在这里说过,从小学到大学,每次升学考试,我都名落孙山,屡试不爽。厦门大学是我复读一年后考上的。复读后弄了个文科总分全市第三,数学第一,英语口语第一。但到大学后,我比大部分同学都大一两岁。当时的感觉,可能现在也是如此,就是越小越聪明,越小越可爱,搞得我这个全市的探花稍微有点老油条(不油滑,超龄一点),很没面子。虽没去装嫩,但总是吞吞吐吐,躲躲闪闪,不好意思。现在当然明白了,大几岁,曾经失败过,跌倒了就爬起来,有什么大不了的?!当然这不是说年纪小的同学就不可爱。

不管怎么说,因为复读的那一年是在三中,不是我原来的八中,所以我高中同学不少。三中的同学好像从没联系过。这次回来后,一些八中的老同学就来到一起,聚餐两次。

1989年分手以后,我们很多高中同学就基本上没见过面。虽不是”访旧半为鬼”,但”惊呼热衷肠”。岁月的痕迹,都写到了我们这帮三十五六岁人的脸上。不少同学,如在大街上擦肩而过,我可能认不出他们。定睛看看,会有似曾相逢的感觉。不好意思,不少人的名字我已记不清了。

同学们的情况大都不错,教育、企业、销售、银行及政府部门等的工作人员都有。很遗憾地是,有一个同班老友,我们曾住在一间大宿舍里,一起调侃、打篮球。同学告诉我,他后来练那个破轮子功,走火入魔,将老婆砍死后自尽。

在座的有一位在八中工作的同学。我问了一下八中高三时我们班失火案的结果。那是1989年高考前(我的第一次)三四个月的一天夜晚,我们教室里的桌椅和书籍被烧个精光。关于起因,当时有很多猜疑,不外乎故意纵火和不小心失火。以我个人的观点,故意纵火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不可否认,这个事件对我们的高考成绩有负面影响。该案件的结局最后不了了之,到底是否人为,原因如何,我不太清楚,或许有的同学知道的更多一些。无论如何,我们不少同学当时都还算不上成年人。我们现在法制社会的建设,相比近二十年前,有了不少进步。但如何保证民众的知情权,提高办事的透明度,不搞炒作和耸人听闻的举动,实事求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第一次聚餐时正是阴历七夕。令我稍感吃惊的是,随着商家的促销宣传,七夕的中国情人节味道甚浓。1995年我出国前,哪有这回事儿!席间一男同学接到了老婆的抱怨电话,嫌他没陪她。抱歉了,孙同学!

这儿是两张照片。

Meal with some high school classmates

Dining with high school buddies.

虽然这篇博客的题目是”一壶浊酒喜相逢”,但同学们弄的档次不低,到副厅级肯定没问题!吃家乡菜,喝家乡酒,相逢一笑,听一听、讲一讲”那过去的事情”,聊一聊我们这十几年来走过的风景,以及体会过的甘苦和辛酸,很过瘾。

如许巍的《曾经的你》所唱:

让我们干了这杯酒
好男儿胸怀象大海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
这笑容温暖纯真

再次拜谢同学们的盛情款待!

下面是许巍的《曾经的你》,分享一下,献给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朋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