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耳波经?—— 之四

我虽是无神论者,但坚决拥护信仰自由。信不信教,信什么教,都是很个人的事情。每个人都需要爱、关心、宽容和解脱。宗教,用好了,会提供这种解脱的功能。我的不少朋友和家人是基督徒和佛教徒。他们一起搞一些有点宗教意味的野餐,我会参加。参观庙宇,我也点个香,拜一拜,放松一下,挺好的。我也不介意别人拉我入教,只是婉言拒绝而已。实际上,我对香港来的邀请我去“福音”营的传教夫妻心存感激,因为我感觉他们是一片好心。去年一个印尼人也曾劝我入教,我在这儿写过。我也不是在这里说我很高尚无私,搞价值判断,摆高姿态,一副众人皆醉而我独醒的样子,因为我们有太多的不明白。

这里插一段趣事。可能我的名字的汉语拼音拼、听起来像韩国人,我曾好几次在周末接到过韩裔人的电话,拉我入教。前两个月,我在一家中餐馆吃饭,竟碰到一个会说点汉语的摩门教徒。我跟他说汉语,当然要好好鼓励一下他的努力,并推荐他要吃辛辣的菜。他顺水推舟,进而给我宣讲摩门教的教义拉我入教,被我拒绝。他很知趣地打住了。

但支持信仰自由并不等于支持以它为旗号的所有活动。美国的邪教例子就不多说了。我们中国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那个破轮子。我对他们国内的做法不很了解,但对其在国外的表演是深恶痛绝。先声明一下,本人不是愤青,但看到破轮子的那些装出来的穷酸的熊样,并且办报纸、电视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真得很恶心。举个例子,轮子说中国人有几千万人签名退共产党;中国大使馆参与、组织贩卖犯人的器官等等。三年前他们在芝加哥办春节晚会,居然给我写电邮让我在本人的博客上给其做宣传。我上次回国,知道一个高中同学信后走火入魔,将妻子砍死后自尽。另外,我去过美国的不少城市,每个大地方,都有轮子出版印刷的英文《大妓院时报》,还有什么唐人电视NTD TV: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旅馆里看到过他们的电视节目。每年春节,还搞春节联欢晚会。说实话,个人感觉这一帮人很可怜、可悲、但同时又可憎。有时我会想,他们干这么多龌龊的事情,经费从哪里来?

回到题目上的《波耳波经》上来。这本书对西方世界的影响极大。以个人的观点,书里有很多糟粕,但也有精华。有时间的话,我很想读一读我们的易经,道德经,以及外来的佛经和可兰经等。以我的揣测,它们都是好坏杂陈的东西。

这里举一个《波耳波经》里的精华的例子。这是我较喜欢的对爱的描述: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 。爱是不自夸 。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Love is patient, love is kind. It does not envy, it does not boast, it is not proud. It is not rude, it is not self-seeking, it is not easily angered, it keeps no record of wrongs. Love does not delight in evil, but rejoices with the truth. It always protects, always trusts, always hopes, always perseveres.

糟粕的东西当然也很多。像上帝在《出埃及记》里几次想杀摩西;用要亚伯拉罕的儿子的头的方式来考验亚伯拉罕的忠诚,等等等等,就不多说了。

另外,感觉我们大多数国人对宗教真得很无知,很有碍于和别人的沟通。个人以为在初高中里的社会科学课程里普及一些宗教的基本知识很重要:主要宗教的起源,教义,和典故等。有这样的基本知识对于促进对不同文化、种族、国家的人的理解和沟通很有帮助。

《波耳波经》系列到此为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