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耳波经?——之三

后来再次搬家。在现在住的地方,方圆500米左右,竟有近十个教堂。在我们公寓的隔壁的这个就小有规模。周日说教三次,次次人满为患,以至于我们的车周日都不能呆在在教堂边的停车场,因为信徒要用。这也算个小Mega-church。信徒大都西装革履,穿着得体,进行着每周一次的顶礼膜拜。一般周三晚上还有《波耳波》的学习小组,聚到一起讨论。另外,这个教堂办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校长就是牧师的老婆,确保给青少年打下信仰的根基。感觉美国这种夫妻店教堂不算少。

搬到这儿后,我曾来过几次。见教堂里视频设备、投影机、录像机、光盘制作、多媒体生产一应俱全。牧师声如洪钟,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他站在舞台上,高谈阔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说教前会颁发当天的说教提纲,和《毛泽东思想》、《政治经济学》、《辩证唯物主义》的讲义形式类似,不过内容相反而已。提纲要义之间会留下空白,供信徒记课堂笔记。说教结束时,牧师已经讲得红光满面,汗流浃背。只见他会微闭双眼,抬起胳膊指向天空做祷告。祷告的声音一般很大,有时身体会颤抖,好像神灵附体,在和主通话一样。结束后,他会交待芸芸众生在这个星期里要高举上帝主义耶稣思想的光辉旗帜,按老人家的指导去做事,以祈祷的方式早请示,晚汇报。演讲完毕,会有人唱小曲一首,这意味着收钱的时候到了。一般是一个托盘,从条形椅一个人一个人地传过来。《波耳波》上说是一个人收入的10%应该奉献给主。一般教会会员会有事先写好地装在信封里的支票,放到托盘里。托盘到我手,我会扔进3到10刀了事。不交也行,但可能遭到别人的白眼。有人会故意把纸币折叠一下,造成很大方的假象给别人看。也有的教堂办自动收款:每个星期,天上的老汉会从你的帐户里自动取钱。更有甚者,有的教堂的大厅里竟安装自动提款机,不允许你用没带零钱的借口。

钱收完了,众生起立,悠扬的管风琴声响起,此时乐队唱诗班入场,电吉他、鼓、钢琴、管风琴、萨克斯风等音乐齐奏,巨大的等离子宽屏机上打出圣歌的歌词。众生看着歌词,随着音乐,唱起了感谢上帝和我主黄恩浩荡的颂歌。会有人击掌附和。虽不如扭秧歌那么夸张,但也有人扭动用汉堡、薯条、和可乐填充的丰乳肥臀,载歌载舞,渐入佳境,忘我地投入,感谢在主大爱光辉照耀下的温暖。实乃一副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的景象。欲知详情,可参见电影《Borat》主人公的教堂经历,挺真实的。

我去了几次,很快就没了兴趣。做完礼拜后,看到教堂大厅里张贴的反堕胎的海报以及偏激的支持实际上无条件枪支拥有权的传单,感觉真得很倒胃口,就不打算来了。个人以为美国诸如此类的教堂并不少见。

后来我去过几次海明威纪念馆旁边的那个浸礼教教堂,再次感受到牧师的虚伪。也曾开车到那个北岸浸礼教会,但感觉不一样了。慢慢的,就不去教堂做礼拜了。

渐渐地,我看到了一些教徒的阴暗,自私,虚伪,与险恶:自以为是,缺乏包容,对持异见者高棒打杀,以圣洁的名义做罪恶的行为,并产生了像Jerry Falwell,James Dobson,Pat Robertson这些以道德权威自居的影响力极大的人渣,更不用说不少教会里的猥亵儿童、强奸幼女的至今仍逍遥法外的恶魔。并且,历史上以宗教之名的战争和杀戮,还少吗?

所以我现在大部分时间是无神论者,有时也会觉得冥冥中会有管事的存在或存在们,但那只是暂时的心灵安慰罢了。个人很欣赏美国单口相声艺术家乔治-卡林的关于宗教的一个段子。以我看,他说得很幽默,也很真实。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