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碎的红辣椒随记

经济不景气,老婆找工作不顺利。但考虑一旦找到工作,就有搬家和买房卖房的问题,所以我们打算先把我们住的这两室一厅卖掉。住了八年多了,孩子一年年的长大,房子本来就不大,也该换换了,更何况现在是卖房的黄金时期!

老婆花了很多时间整理、打包,该捐的捐,该扔的扔。本人作为“劳工”,出了苦力,把箱子搬下楼,倒腾到储藏公司存放,以便给别人看房子时营造出“有空”的感觉。整理旧物时翻出过去的杂物和照片,感慨一番。

前天老婆拿出了一袋碾碎的红辣椒,问道,“怎么样,留不留?”。我就想了想,觉得这袋辣椒粉该有至少十年的历史了,应该是刚开始工作时在中国城买的。那时嘴馋时,会自己做一些炒猪肉之类的菜。切猪肉时馋到牙根都会咬得紧紧的程度。炒完猪肉后,再加八角、五香面、辣椒、葱、姜、蒜、豆角、白菜、和土豆(家乡话叫地蛋)等一起乱炒一通。发挥好时歪打正着,也算过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事情也做得不多了。

老婆从十二三岁时就开始吃素,多年来做过不少的烹饪尝试。做好之后,当然希望我点评一下。对于太座的一些实验,评论的拿捏很是问题。好在她善解人意,对我的心理想法,想说但又不能说的话了如指掌。有时她的实验结果不如意,晒笑一声,酸不啦叽地告诉我:“请享用”。我诚惶诚恐,说好不切实际,说不好也不行,哼哼叽叽,陪笑了事。

不过受她的影响,我对很多区域和国家的膳食产生了兴趣,不论是印度、中东、韩国、日本,还是墨西哥、意大利、法国等,东西南北,样样通吃。一个一成不变的规律是:无论哪国餐饮,方便之后,都会觉得饿。东方的食品,对于我来说,吃过后腹胀,气体会多一些,味道会浓烈一些,尤其是吃些面条粉丝之后。如厕时,老婆孩子都会叫我赶紧关门, 并打开通风机。我乐于从命,端本书,坐半天,不到双腿麻木不出来。

但全球各个区域的烹饪,都有其相辅相成的气味。老婆鼻子灵,闻得出来。当我中午到稍微有点正宗的中国或韩国餐馆吃饭,回家后,不用问就大致知道我吃了哪里的菜肴,进而调侃道:“今天又吃好东西拉馋了吧!”

2 thoughts on “碾碎的红辣椒随记”

  1. 我在上海,周末的时候自己用高压锅做地蛋炖牛肉,吃得时候一定要吃大蒜,哈哈。在美国你敢吃大蒜否?嫂子啥反应?

  2. 大蒜当然要吃,不过没有在国内吃得那么多。她反应还好,不过在量上不会像我吃得那么多。

    意大利式的烹调在西餐中是会多用一些蒜,以我有限的经验来看,和我们山东还是没得比。

    谢天谢地,受我的熏陶,她现在可以吃一些辣,当然和我不在一个档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