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车真好

结束了郊区的一个业务,下一个客户在城里,并且离车站很近,所以又开始了坐火车上班的生活。 辞职前的近四年的时间里,我在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上班,乘得是同样的火车。现在又碰上了不知姓名的老相识:有的变化大,有的变化小。

那个方脸、戴眼镜的哥们还在,不过胖了很多。他曾带过“弹劾布什”的徽章。我依稀记得一次一起下火车的时候我曾告诉他我喜欢徽章上的信息,现在已经忘掉他的回应了。那徽章圆形,和毛泽东的徽章在硬件设计上没什么差别。

还有那个红头发的清瘦的女子。该女曾怀孕,大腹便便地去上班。现在她的孩子也该有一两岁了吧。

也见到了那个通常在第二排左边的那个亚裔男性,四五十岁的样子。他带宽边眼镜,如不是在美出生的亚裔,想来其来美肯定不短了。由于我通常在第一排就座,面向他,他总是喜欢打量我在读什么书。我读的大部分都是英文书,因中文书不太容易搞到。朕长相平平,属中下等,很有乡土气息,皮肤粗糙黝黑,个也不算高,有愧于“山东大汉”的称号。记得当他第一次见我落座后,看到我从正儿八经的公文包里掏出有点小资情调文化人的英文书时,好像把他震了一下。所以他总喜欢看我在读什么书。

还有一个哥们,严肃,不苟言笑,从外表上看他一年来没大变化。我曾看到他读Ann Coulter的书。该妖女水平寥寥,但著作等身,经常上广播、电视煽动宗教仇恨,蛊惑并嘿唬(土话,吓唬的意思)民众,搞得人心惶惶。估计此女的金发白皮能吸引不少眼球。当然有很多美国人厌恶Ann Coulter之流。

一个曾跟我共事过的老兄很有意思。我们同在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上班,但并不认识。我想此人受过不少江湖大片的影响。这哥们通常穿风衣,带墨镜,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有时看到他在月台上踱着方步,火车呼啸而过,车后阵风吹其风衣飞舞,见该兄挥手,顿足,用无线耳麦和同事或喽罗通话,很有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豪情。

能方便地坐上火车,无堵车之烦耳,无驾驶之劳形。读读小书,写写小文,胡思乱想,岂不快载!

6 thoughts on “坐火车真好”

  1. 哈哈,当然算。窃以为175cm以上的都算~~~

  2. 哈哈Ann Coulter,和她比Michelle Malkin更奇葩啊。

  3. 系滴,Michelle Malkin更奇葩。花开三朵,还有个Pamela Geller也很有竞争力,高举大旗,盛开地绽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