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夏北京之行流水帐之四

我们也去了秀水街、王府井、大华市场等地购物。隆福寺北面三联出版社的书店真不错。记不清名字了,但里面有一个韬字。我在这儿呆了一会,买了王蒙自传的前两部(力荐,第三部待出),中华书局的《史记》(并不全,遗憾)。王府井的北边有中华书局的一个店,没得空去。

在京时我们坐过公共汽车。没坐成地铁,主要是打的。

和的哥聊天是很过瘾的事情。因为我们都是陌生人,所以没有了和亲戚、熟人聊天时的顾忌。再加上在美不太说汉语,能痛快地说母语有种亲密、大块朵熙的感觉。我们回瑞典时,太座的姐姐告诉我她看得出小孩娘回瑞典后讲瑞典语时的亲切与水乳交融之感。

我们碰到的的哥大多来自通县、密云等郊区,他们的年龄和我大致相仿。一个通县的哥们70年出生,比我大不到一岁。当时车里的收音机正放着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我们一起哼唱着小虎队的歌。我还记得《青苹果乐园》的片段。歌曰:“周末午夜别徘徊,快到苹果园里来,欢迎流浪的小孩”。

我们谈起程琳和她的《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是闽南话。唱那首歌时,谁能想到我会到说闽南话的美丽的厦门大学去读书呢?该歌是台湾电影《搭错车》的主题曲。如能搞到,看看这部电影也不错。

我们也谈到了苏芮,邓丽君,张蔷和她的《星期六》:“星期六,星期六,悄悄地接近了。星期六,星期六,明天星期六。”如没搞错的话,张蔷曾去澳大利亚,好像现在回到了中国。还有那个做燕舞广告的年轻人。小伙子唱到:“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eng”,很潇洒。

我说起了我在乡镇上读初中时风靡的《迪斯科》。还记得一些歌词:“没有七彩的灯,没有醉人的酒。我们在月光下,跳一曲,跳一曲Disco, Disco, Discooooo…”。唱到这最后一句“Disco”时,实际上变成了尖叫。初中时我校文艺汇演,应该是初三的两个女生,穿着牛仔裤,合唱该曲,震撼整个校园!另外的一些歌词好像是:“这是心灵的安慰,不是无欲的追求。跳/眺向遥远的路程,莫要做短暂停留”。

另一个的哥的岁数比我大一些,北京城里人。他告诉我他小时候北京的天空特别的蓝,不像现在有这么严重的污染。车驶过什刹海附近,他说这儿有不少酒吧。傍晚华灯初上,灯影婆娑,很有一番情调。若能在此泛舟,见莲花朵朵,肯定会别有雅致的。不知为何,什刹海,北海公园的湖水和白塔,很容易让我想起《让我们荡起双浆》这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那种纯洁和天真,配上童声合唱,多美啊!

一个的哥喜欢谈政治。看得出他对腐败和官官相护深恶痛绝。我们谈起了共和国的历任领导人,一致认为家宝是个好同志,锦涛同志很有城府。我个人对家宝和锦涛的印象都很好。

另外两个哥们来自密云和通县,他们都是农业户口,家里还点着棒子。密云的哥们告诉我他也就是搞一搞春种而已,并不会到地里照顾庄稼,秋天能收多少就是多少。反正他主要靠开车吃饭。

以下是在京的另外一些照片。必胜客在美国是普通的连锁店,在我国好像摇身变成中产小资的去处。我们在这儿吃了一把。在上海时,父母、哥嫂一家和我们也在上海的必胜客吃了一回。

建国门外大街靠近秀水街的必胜客
One Pizza Hut in Beijing

建国门外大街靠近秀水街的冰激凌店,Baskin-Robbins,忘了它的中文译名。
Ice Cream at Baskin-Robbins in Beijing

王府井下面的大食代,我顶!
大食代

3 thoughts on “2007年夏北京之行流水帐之四”

  1. Baskin-Robbins 中文译名是:美国31

    “没有七彩的灯,没有醉人的酒。我们在月光下,跳一曲,跳一曲Disco, Disco, Discooooo…”
    月光disco,是张蔷唱的.这是我们初三时候的事儿,呵呵

  2. 美国31,这译名有点怪,不知从何而来。

    印象中《月光迪斯科》是张蔷的,但写得时候不敢肯定。

  3. 意思是有31种不同口味的冰激凌,在哈根达斯出现前,这几乎是北京最好的冰激凌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