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夏北京之行流水帐之二

到京后第三天我们去了长城。

我们到德胜门坐公共汽车去八达岭。德胜门那儿有很多小巴、中巴,有不少司机和售票员会冒称他们的车是公共汽车,我们差点上当。花了几分钟才找到正牌的大客车,物美价廉,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从八达岭到十三陵的直达公共汽车。我们原打算一天内通吃八达岭和十三陵,所以该计划泡汤。如雇个小车肯定可以。不过感觉背包族用公交在一天之内是可以拿下这两个地方的。

我们偷懒,是坐着这个到好汗坡的。即便如此,还是一头大汗:

Climbing up

长城上人奇多,每个烽火楼都有大量的人流堵塞。但其景观、气势还是令人叹为观止

Badaling 八达岭

因为人多拥挤,我们没走多远就下来了。我们再次偷懒,坐了缆车。

Great Wall gondola

可能是这一天(因有一段时间了,记不清细节),我们去了一个叫皇城老妈的火锅店。之所以去那儿是因为小孩娘从一本英文的北京指南上读到这儿可以选料涮锅。小孩娘吃素,牛奶、鸡蛋、奶酪除外,所以我们以为她可以在此放心地尝一尝我们火锅的味道。到了之后,才知道根本不是那回事儿,所以很扫兴。我当然尊重她的选择,但素食者在我国旅游在外吃饭是很困难的事情。这种情况在以后的旅行中多次重现,特别是和父母及哥嫂一家到南京、杭州、上海之时,以至于几次都得分头吃饭,弄得我很伤心。这也是这次故国行很有意义,但总体并不愉快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文化、思维、和行为的不同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我以后可能还会提到。(儿子的口味和妈妈很类似,郁闷。)

有意思的是,我上月在丹佛开会时遇到一对瑞典夫妇。瑞典的食品口味很淡,他们的腌鱼除外。我们闲聊时,我谈到了玛丽亚吃饭时的困境,那位女士很能理解。她告诉我她的一个朋友交了一个孟加拉国的男友。孟加拉的食品据说很辛辣。该友在孟加拉也遇到了同样的窘境,尽管孟方的父母下了不小的功夫去做他们以为她会喜欢的东西。顺便说一句,到目前为止我遇到的所有瑞典人都很讲礼貌,很通情达理。虽然我肯定瑞典,和中国、美国一样,不会缺少瘪三、下三烂、讨厌鬼之流,只是表现方式可能不同,各有各的特色而已。

到离京的那一天,我们才发现王府井下面的大食代。我太后悔没能及早发现这里了。

在北京的报摊上也看到了不少以姜文做封面的杂志,到上海时更看到了姜拿枪走在山野的照片。看来姜文一定要把“汉子姜文”的形象塑造到底,或许给电影造势是更重要的原因。感觉姜文和王朔之流一样,都是很讨厌的乌合之众。整天牛逼哄哄,人五人六,自以为深沉,一点礼貌、一点涵养都没有,牛什么臭逼!倒没听说过像葛优、王蒙、崔健等很有底蕴的北京文化人用狂言、花边来存留于公众的视线之内。不过姜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倒是很想看,但找不着。

3 thoughts on “2007年夏北京之行流水帐之二”

  1. 我在收集一些信息,请海东叔叔指教http://hi.baidu.com/jiyanbia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