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我友杜朝运

朝运是我的大学同窗兼室友。我们在厦大时,总是住在芙蓉十靠角的一个房间里。因为房子稍大,所以住着九个弟兄。一般的房间基本上住八个人。以现在的角度来看,四张双人床,八套桌椅,八个年轻人,确实很难有个人的空间和隐私。但当时大家都是如此,倒真没感到有什么大不了的。

2004年回母校参加毕业十周年聚会,以我的观察,好像当时每个房间至多住四个人,也有不少的房间里只有两三个人。看来住宿情况好了很多。

朝运的成绩一直很好。大学时,他就有年轻人少有的乐观、豁达与成熟。毕业后,他留校继续攻读。之后曾到云南支贫一段时间,很让我敬佩和羡慕。他现在是我校金融系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他几个月前开始写博客。其文字感性,观察细腻,字里行间,不时有轻松的幽默,让人在莞尔一笑的同时获得一些启发。从他的随笔里,我不难看到其为人师表、爱惜学生之情。

但古今中外,总有一些小人,或穷极无聊,或心理失衡,总爱造谣蛊惑,甚至搞人身攻击。我因在朝运的博客上看到不少这样的评论,所以写下此篇,以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