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的老专辑

我最近开始在芝加哥西郊上班,没有火车可坐,所以只能开汽车。从英语借个句式来用:好消息是可以听NPR(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节目。在我看来,NPR是美国少有的比较客观、不哗众取宠的媒体之一。坏消息是工作地点离芝加哥公共图书馆较远,所以想借中文书读就不如以前方便了。

开车来回一个小时左右。有时收音机也会听腻了。好在我的1997 Dodge Neon可以放磁带。遗憾的是,车里没有光盘机。看来我离腰缠万贯的资本家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我便从我的大约20盘的磁带里拿几个听。黑豹乐队1992年的《黑豹》专辑就是之一。

想来那是十二、三年前的事了。90年代初的厦门,要买风花雪月、歌舞升平的港台音乐很容易。但那对于当时的像我一样愤世嫉俗、忧国忧民、以治国兴帮为己任的傻B来说,那种音乐都觉得浮浅。像什么四大天王、《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咖啡屋》,这等垃圾,何其可笑,岂能配得上我等志士仁人!我需要的是深度,震撼,另类。换句话说,我需要的是摇滚!

但我在当时的厦门很难买到摇滚,真是气煞人也。

应当是93年的暑假,我坐火车回山东,途经上海。当时的黑豹乐队正红得一塌糊涂。我在南京路上终于看到了他们的新专辑。囊中羞涩的我咬咬牙买了这盘磁带,很是兴奋。在上海火车站与南来北往的人流为伍的十几个小时里,在北上山东的火车上,我用着我的三洋牌的不到100元的只进不退没有倒带功能的主要用来学英语的单放机,就着歌词,压着嗓音跟着磁带怒吼了几十个小时。歌词当然是背得滚瓜烂熟,到了随着旋律悠然而起,就能下意识地唱起来的地步。

95年来美时,我把这盘磁带打包带了过来。算来这十几年间听得次数两只手肯定数得过来。唐朝乐队的《梦回唐朝》也在我的包裹之内,但我几年前把它给扔了。那里的大部分的尖叫硬摇滚听着实在是受不了。其中只有一首旋律还不错。歌名忘了,但开始的一俩句好像是“多年以来,一直感觉匆匆忙忙;想法太多,希望多少,岁月反复无常。。。”

100_6905

本来如果没有窦唯最近的事件和他对唐朝乐队的丁武的指责,这盘磁带极有可能还会尘封下去。但这些新闻引起了我的一些兴趣,所以这俩天在车里把它听了几遍。

平心而论,窦唯的嗓音很不错。这部专辑里的几首歌曲也很上口。但十几年前的我自以为的另类和愤世嫉俗,在今天看来只不过是年轻人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娇情。

反过来说,大学时代是一个人成长的重要时期。豪情万丈和远大理想,都是年轻人的特点。喜爱何种音乐也无可厚非。现在听以前爱听的音乐,还会忆起大学时的天真和温情。

也挺为窦唯觉得可惜。他是有一些才气和音乐天分的,但却显然适应不了音乐及社会的转型和成名之后的压力。他是成年人,应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但很多的事通过媒体来谩骂,调停,和渲染,最后受苦的还是自己。至于去报社里闹事儿及烧汽车,这显然是过头了。

100_6906

11 thoughts on “黑豹的老专辑”

  1. 我总觉得大陆90年代的摇滚音乐界较特殊.除了你所提出的黑豹之外,还有唐朝.当然,那也是 Cui Jian 最出色的一段时间.真可惜,我对目前的确大陆 music scene 一无所知.

  2. 没错,我也觉得90年代是大陆摇滚乐的有特色的时期。崔健也是我喜爱的乐手之一!

    不知你喜不喜欢罗大佑。他是我一直欣赏的歌手。听朋友说同样来自台湾的伍佰也是位很不错的摇滚歌手,但他的音乐我没听过。

  3. 喜欢罗大佑
    光阴的故事 和 恋曲1990 是最爱。
    想起一个人对音乐的定义:你来时,那音乐响起,你走后,那音乐便成了你。。。

  4. 哈,情调高雅的人的口味也类似 🙂

    看来你也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大学的人了.

  5. 怎么喜欢罗大佑的人都成了DBA? 堕落阿. 尤其是Alex, DB 造诣还那么深 ~
    Thanks for the Article “Oracle and SQL Server Data Interoperability Issues”, it helped me solve a real-life timestamp problem。

  6. 可以买个放在点烟器上的mp3 FM发射器,用调频收音机听.这玩意1G内存,价格在100-200RMB之间.不知道ebay上有没有.

  7. eBay上肯定有,主要是懒。看来早晚得弄一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