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牛年看春晚小记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牛年快乐!

这两天都和老婆忙活着,张罗一些年货和年夜饭的事儿。前两天在中国城花27刀买了个蒸锅,老婆做了馒头(我们鲁南家乡话叫馍馍)。她做得挺不错。今天我们再接再厉,做了一整桌的清蒸面食过年:素蒸饺,馍馍,芹菜猪肉蒸饺,素包子。再加上凉拌黄瓜花生米儿和茶叶蛋,也算丰盛。我拿出了几年前买的红星二锅头小酌一下,自斟自饮。我还买了一些蒜苗,明天自己胡乱炒个蒜苗猪肉吃吃。蒜苗这个东西,这十几年来吃的次数不会超过五次。

1995年来美国后,我就一直没看过春晚,到今年已经有14个春秋了。由于种种原因,我自来美国后就没有机会在中国过年。现在儿子都上四年级了,虽然每个春节都会一起庆祝,但觉得年还是要在中国过才能感受到那个气氛。虽然跟儿子谈过春晚,这个根在大陆的,全家齐聚看电视吃年夜饭的共同情结,但百闻不如一见。看奥运后知道了怎样在网上看中国电视,所以几个星期前我就打算和儿子一起看今年的春晚。我用的是TV Ants,效果还不错。

看春晚

记一下片段和个人感想。

  • 还别说,看春晚还真能调动气氛,真觉得有年味儿。总起来说我的感觉还是挺正面的,虽然我没看全,看得时候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没死盯着电脑,生怕错过一个细节。我是从那四个农民歌手唱歌时开始看的,大红大紫的周董我没看着。我不算是周董的粉丝,但我喜欢他的一些歌,觉得他是个好孩子。
  • 儿子、老婆和我一起看。小家伙趴在电脑前看,好像津津有味的样子。他喜欢那个台湾魔术师。我和老婆在厨房边做饭边看。老婆喜欢那个爱尔兰舞蹈。我说他们这个挺好,是很有效的民间外交。
  • 还是感觉得到那种硬让你感动的牵强台词和肉麻氛围,不过比十几年前好多了,毕竟那么久的行事和思维方式不是一夜之间就应该强行变化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十几亿人的节目,众口难调,更何况,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关于春晚的主导评论,不一定就代表着大部分人的观点,因为中国的主要人口分布在农村和小城镇,而他们在网络和媒体上的声音应当还算弱小。嗓门儿大并不意味着有道理。
  • 看完那个在亚丁湾护航的海军官兵的新年贺词,觉得不错。完了那个说子弟兵的小品就没有太注意,感觉可能有点肉麻,就没细看。那个奥运义工的小品总体不错,但还是稍感牵强。毛阿敏唱得挺好的。其他的歌曲也不错。

    另外,太多人我都不认识。和冯巩搭档的那个演在外留过学的女士我就不知道是谁。和成龙一起演唱的那三位我一个都不认识。女主持我是一个都不认识。男主持我知道朱军,因为在我买的西游记光碟里,看到他的西游记剧组访谈节目,好像叫艺术人生。白岩松我知道,因为我欣赏他的一些文章,尤其是他的关于奥运火炬事件的评论和其他评论(好像是他在日本韩国采访的感言)。感觉白岩松和汪峰长得挺像的。汪峰是我欣赏的歌手之一。

    我知道山东老乡毕福剑。2007年探亲时看到过他的一次节目,当时不太喜欢他,但感觉他在小品里演的挺好。

    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和张震岳的组合挺不错。他们的新歌,名字忘了,就很棒!我是大佑的铁杆歌迷。张震岳的歌我从未听过。欢迎读者推荐好歌给我。

    那些京剧、越剧等组合都很好。老歌串唱,《在希望的田野上》,《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等也很煽情,不错。

看来要把这些年我错过的春晚找来,已快进的方式看看,应当还是有收获地。

2 thoughts on “2009牛年看春晚小记”

  1. 谢谢重剑。过得挺好,祝你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